拜高中时第一天迷上信乐团第二天便看到解散新闻所赐,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对乐队都是“敬而远之”的感觉。成员超过一人,便自然地有了相遇与分离。分分合合的次数过多,熟悉的面孔渐渐变少,便不由得令人想起忒修斯之船那个经典的悖论难题——

虽然乐队的话,还不至于到每位成员全部换过的吧w


所以后来因为银魂而听到了『修羅』『曇天』两首ED、OP,即便觉得无论词曲还是主唱的声线都如此深入我心,却还是潜意识地抵抗般地不去搜索有关这个名叫“DOES”的乐队的信息。只要歌好听就好了,谁要管下蛋的母鸡长什么样啦。这样想着、想着、想着,终于有一天还是忍不住去搜索了一下——

原来是这样的三位大叔啊。


看到照片后不由得松了一口气。啊啊,看样子就是不会卖得很好的乐队——虽然这样说很失礼,但既没有推手、也没有弹人眼球的卖点、更没有青春帅气等等附加条件,像这样地下酒吧里随手一指都有六七拨乐队站起身、以为是在叫自己——总之一眼看去,实在是过于普通。

不过“普通”并不意味着“平庸”。不吸引眼球也无妨,那么就来听他们的旋律,以及歌声吧。


意识到DOES并不会大卖、或许还撑不了几年后,我的心情奇妙地平静下来。像是发现了只有自己知道的珍宝——小众的优越感正是由此而来XD。或许只是在我的认知里是“冷门”,或许在网上搜不到他们更多的消息是我的搜索方式不对,就这样带着忐忑的心情,持续注视着乐队的网站和BLOG。

2010年,因为『バクチ・ダンサー』的大卖,DOES第一次在MUSIC STATION的YOUNG GUNS环节登场。看着三位大叔略显尴尬地和塔摩利先生对谈,短短几句交谈后便立刻去准备了。当时真的体会到了追逐偶像的那种特有的心情啊。结果最后还是在贝斯手结束和弦前、画面突兀地切进了广告。当时还以为是时间紧张,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主唱太过激动(?)踢倒了扩音器= =

在银魂第三季时,不出所料又听到了DOES的OP『KNOW KNOW KNOW』。虽然听完时,已经有了”乐队可能持续不久了吧“的预感。灵感燃烧殆尽,只剩下微微的苍焰,虽不瞩目,但跳跃般地在旋律与歌词间闪现,犹如看到了昔日的旧影。直到现在,我仍然固执地认为『修羅』是银魂ED中的No.1,对它的挚爱也远远超过『曇天』,虽然搜了好多乐评,都说后者更加好听——这也许就是我一直都“选中”冷门的理由吧XD

不过,这样也没什么关系。作为海这边的听众,没有看过LIVE,更没有见面的机会,对于DOES的所有印象都来源于官网的新闻,以及三位满是寂寥的硬照。即便知道了无限期休息的消息,也只能买份十周年LIVE的蓝光以作最后的慰藉。喜欢的歌全部在解散LIVE上唱过了,非常开心;马上就要上映的真人剧场版再也听不到DOES的主题曲了,深深惆怅。然而到底还是犹如萍水相逢,短短的注视后,便与之相散于江湖。

——这样或许就可以了。我对自己说。

毕竟人生就是这样。忽如其来的相遇,一时的迷恋,瞬间的狂热,漫长的告别。有时甚至会在很久以后,或许是某个深夜,或许是长醒不眠的凌晨,不知为何拨动了记忆的琴弦,才将很久很久前的喜欢想起。这样想的话,能够相遇就足以幸福了不是吗?

就像我最喜欢的DOES的歌(或许是最喜欢的歌也说不定)『夜明け前』的歌词那样:

これからの日々が輝きますように
手のひらに願いをかけ続ける僕は
あれからどれぐらい夜明けを数えて
君がいない今でも前に進めてるかな

Mr DOES, THANK YOU.



PS:
虽然伤感,但感觉DOES真的坚持了够久了。比如同样是银魂ED的演唱乐队THE RODEO CARBURETTOR在唱完『speed of flow』后不久就解散叻【没错就是伊丽莎白骑摩托那个ED【泣

最爱的作者之一琥狗ハヤテ!

算上之前买过的基本上算是已经发售过的都买了肥肠开心XDDD

最开始是看到Stranger这个单行本当时就被折服了 

然后虽然笔名里有狗字实际上是个猫奴wwwwww

还要感叹一下买Stranger时我还是日文小白现在也可以和部长聊四月新番EVA黑子的篮球人生也算是小小地向前走了一点点XD

最后是两张香椿椿的合影因为眼神很棒而且我也是个抖M的猫奴2333333

CP15。
果然宅太久了紧张过头,整个人处于一种迷蒙的眩晕状态……
快去吃药!ヽ(‘⌒´メ)ノ2333
遇到的各位都非常亚撒西,真是太好了(´•ω•`๑)

为什么琴酒或赤井没有手办……【泣

请无视舔雪糕看戏的大哥和异次元跑来围观的三花小盆友XD

© 浮榛|Powered by LOFTER